別讓人生留下遺憾

 

近日有個星期六中午,電話鈴聲響,我拿起話筒「喂」了一聲,對方便叫道:「鍾媽媽,我是玉芬啦!」我很興奮的回答說:「妳會自己打電話了?好棒哦!」在電話上跟她聊聊,並鼓勵她要努力做復健,以期早日完全康復。

 

安全帽飛出 頭部著地人昏迷

放下電話,一年前發生的事,浮現眼前──去年六月下旬某一天,剛下班回到家門口,看到外子與女兒匆忙坐上計程車,丟下一句:「玉芬車禍,在台大急診室,我們去看她。」

 

玉芬與女兒是高中同班同學。高中三年的假日或晚間,經常在我們家前的市立圖書總館念書,我們很高興女兒讀書有伴,並常邀她來我們家用餐。她很有禮貌,與我們全家都熟。

 

結果兩人都考上理想的大學,雖念了不同的學校,但感情不曾疏離。車禍發生前,大學剛放假,她們約了三四個以前高中同學有男有女,一起去看電影。由於玉芬家住中和,她以摩托車代步,女兒則搭公車回來。剛到家,女兒就接獲車禍的消息。

 

玉芬被送到醫院之後,由於昏迷指數只有六,情況危急,醫師認為必須緊急處理,直接就送開刀房。

 

據肇事的司機說,他從花蓮上台北找人,因路不熟,結果不小心在中山南路的一個十字路口和玉芬撞上了。當時玉芬的安全帽沒戴緊,飛了出去,頭直接著地,頭部嚴重挫傷。

 

頭蓋骨取下 開腦減壓救一命

開完刀進入加護病房觀察,玉芬一直是昏迷、不省人事的。頭部腫脹得變形,而手腳只有輕微的擦傷。醫師幫她做了開腦減壓術──把左邊一塊頭蓋骨取下,讓腫脹的組織膨出,待日後消腫後再把頭蓋骨縫回。據醫師解釋,因為頭部重擊後,腦組織會快速出血、水腫,如不能搶在黃金時間減壓,腦壓會愈來愈大,擠壓結果,將使更多腦組織受損壞死。

 

每天晚上我陪女兒於加護病房探病時間去看玉芬。

 

因女兒無法接受這個事實,每次探病回家後就哭,心情低落到谷底,害怕得不敢一個人睡覺,要求跟我們一起睡。她甚至自責:因當天有點頭痛,急著想回家睡覺;如果像平日一樣看完電影,吃吃東西,逛逛街,也許可以避開這不幸的局面……

 

三個星期後,玉芬轉入了普通病房,但不會講話,不會認人;由於左腦神經受損,影響到右手右腳,有類似中風的現象,無法抬起來。院方為她安排了語言及肢體的復健課程。

 

我們仍然經常去看玉芬,如遇上復健時間,就到復健室為她加油。偶爾見她會往肚皮上摸,一問才知道,醫師把她左上方的頭蓋骨取下後,埋在左下腹的皮下組織中,讓病人自體保存,待日後病人恢復後再取出植回,做顱骨成形術。

 

自體保存頭蓋骨後再施術,感染率低,手術失敗率也低,植回後併發症也降低很多……

 

聽著醫護人員的說明,我和女兒直佩服這些醫學研究的神奇!

 

青春路受挫 活身手已不再

女兒維持著一星期去看玉芬一次,帶些水果給她吃,鼓勵她,陪她聊聊天……慢慢的,看玉芬會認人了,動作也一直都有進步,女兒的心情才好轉些。

 

玉芬在醫院住了半年時間才回家休養,偶爾要回醫院做復健。也許是年輕,身體復元速度出乎大家意料之外──能認人了,會簡單的答話,扶著東西可以走路;但回學校繼續大學學業,短期內恐怕不可能了。

 

女兒遺憾的說:「我失去了一個能深談的朋友,真是這輩子最大的損失。」

她經常向上帝祈禱,能讓她的好朋友完全康復,恢復往日的歡樂。

 

每次去看玉芬時,身為母親的我都忍不住掉淚,總覺得她運氣不好,好冤枉哦!一條康莊大道正等待她走出去,竟然遇到這種事。如果當時的她,能戴緊安全帽讓頭部不受傷,那該有多好!

 

所以在此想奉勸機車騎士們,上路前不僅要戴上安全帽,更要扣緊你的安全帽,並遵守交通規則,讓出事機率降至最低,別讓人生留下遺憾!

創作者介紹

睿氣盈門

sandwich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